罗净

全职,杂食,主黄、魏、叶

© 罗净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节日礼物

#全职高手#  #黄叶#

儿童节贺礼w

不严谨设定w

给黄少告白w



“嗯,大家好,我叫黄少天,今年11岁,小学四年级w我一直立志于做一个安静的美蓝子,但由于一些绊脚石总是挡住我成功的步伐,最后我的志向只完成了一半!!!”

╮(╯▽╰)╭是的,黄少他,最后只成了一个美蓝子。

黄少天小时候就特别能闹腾,上能爬树下能摸鱼,静如疯兔动若疯子。按理说该是许多老师头疼的对象,但好在他聪明,成绩不差,人小嘴甜,还长了一张又白又嫩的脸,又被他那特别疼儿子的时髦妈收拾的干干净净,在一众拖着鼻涕渣闹腾的小屁孩儿中间真的算是极其可爱的。

黄妈从小教育黄少天做人要沉稳,要学会夸赞别人,要大度,要做一个不惹人厌的小孩子,为此特地送他去学了乐器来锻炼他内敛的气质。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经了黄少天手的乐器数不胜数,什么大提琴,小提琴,萨克斯,手风琴,竖笛,黑管,黄妈真的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想让黄少天走上安静沉稳有杀气的这条道,但在老师一个一个离开的时候,黄妈也放弃了。

她说,随你喜欢吧。

黄少天最后迷上了架子鼓,每天乒乒乓乓地敲打一气,颇有些摇滚的风范,再后来他的架子鼓就被收到了地下室。

于是黄少天又恢复了自由之身,每日上树下水不亦乐乎,直到三年级那年的儿童节。

按理说一般小学每到儿童节一般就是热热闹闹地办个游园,小朋友们在一起做做游戏吃吃糖,然后下午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但今年黄少天的小学却有些不一样。

今年听说要办个晚会,请小朋友的父母们过来,让小朋友们上台表演节目。

安排到节目的小孩子一边抱怨着哎哟好麻烦一边享受着没有节目的小孩子艳羡的目光一边又盼望着自己的节目可以给妈妈脸上添光,让妈妈为自己骄傲一把。

黄少天虽然闹了点,但老师挺喜欢他的,也知道他学过不少乐器,又是自己班上的门面担当,于是问他要不要表演点什么节目。

黄少天想了想,说,好。

他想起了家里被藏起来的架子鼓,于是每天趁爸妈抛下他出门应酬的时候偷偷跑到地下室练习打鼓。

很久不打鼓,似乎手都生了,但摸上鼓的时候就知道了,啊,它还记得自己,它发出来的音符是跳动的,和自己无比亲密。

儿童节很快到来。

“各位家长,老师,小朋友们好,今天阳光明媚,春光温暖……”

“扯,今天明明热得要命,都快夏天了还说是春天。”黄少天的旁边的旁边传来这么一声。

噗……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吐槽老师,黄少天探头看了一眼。

哟,是六年级那个嘲讽脸。

他是整个六年级中不算学习最厉害,但是却始终表现得自己很屌的那个。

据说他一到五年级的时候每天迟到翻墙,从未被老师逮到,上课总在睡觉,考试却从没考砸过。

而且好像有双重人格,有时可以大哥模样地跟高年级借蹭烟,有时又乖锝跟个好学生似的,安安静静得老师都喜欢的要命。

当然对于小学生来说,这些事情只会让他们更加崇拜他而已。

#有的孩子的中二病是从小学生时代开始的啊#

黄少天对他并不是很害怕,毕竟自己也是一个“风云人物”,虽然是不同意义上的。

此时这个人一脸嘲讽地站在自己旁边的旁边说了这么一句屌屌的话,感觉也是挺牛的,顿时有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

老师讲话结束后就是晚会开始,大家都乖乖地到后台去化妆,最后一遍地练习。

黄少天穿了件黄色的小T恤,胸口是把什么剑,看起来特别暖,整个人就像个小太阳。

他的节目是倒数第二个,算是压轴,在表演之前有挺多时间多练习几遍的,于是决定先去找自家妈妈撒个娇蹭根冰棍什么的,到时候再给她一个惊喜。

然后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自家妈妈旁边的那个小孩,那不是嘲讽脸吗?

虽然哪里不一样,但那张脸是他无误,这时候看起来倒没有那么嘲讽,穿着西装小礼服,乖得像个小大人,弄得自家老妈一直在逗他。

可恶啊虽然老妈又罗嗦又话唠但老妈是他的老妈!

于是不假思索地冲进了妈妈的怀里。

却发现另一个人朝他们走过来,大摇大摆地坐在了他妈和嘲讽脸的旁边。

黄少天正要感谢这位英雄,但看清楚他的脸的时候却变得目瞪口呆。

我靠靠靠靠靠这什么玩意儿!

面前的两个人有着一样的脸,一个乖巧,一个嘲讽,虽然有哪里不同但是脸完全一样啊!

那个时候黄少天并不知道世上有个称呼叫双胞胎。

“你的节目什么时候?”

“最后一个,真麻烦。”

“这说明你是重要的收尾,你应该高兴。”

“这说明我们又得最后一个才能回家了,你别跟我抢浴缸。”

“今天是星期二,双数归我的。”

“今天是六月一号,单数归我才对。”

“哥哥应该让着弟弟。”

“弟弟应该尊重哥哥。”

“叶修你不要脸。”

“叶秋你不尊老。”

……

时间在这对兄弟不正经的吵架中飘然而过。

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对兄弟,黄少天开始纠结以前和妈妈吵架想要个妹妹是不是对的了。

然后叫叶修的嘲讽脸看了他一眼。

“你不就是三年级那个特别闹腾的黄什么来着吗?”

“你才叫黄什么!我叫黄少天!”震惊地话变少但是反应特别快的黄少天。

“行行行,黄少天,看到我弟弟这事千万别说出去哈。”叶修一边哄孩子似的递给黄少天一根棒棒糖,一边抬起头对黄妈说,“您就是黄少天的妈妈吧?看起来真年轻。我弟弟刚刚不懂事,哪里惹到您您多担待哈。”

这一段话说的一气呵成,像个早熟的大人。

“哦呵呵呵呵呵叶小朋友你真可爱瞎说什么实话呢哦呵呵呵呵…”这是被双子属性萌的一塌糊涂的黄妈妈。

“喂。”叶修靠近还埋在妈妈怀里的黄少天,“如果你敢说出去的话,我就把你有恋母情节的事说出去。”

从未被人靠这么近说过话。

诶?听到这话的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就听到老师在喊他上台。

恋母情节……是什么?

黄少天一脸迷惑的站起来,发现叶修也跟他一起站了起来。

“你起来干什么?”

“准备上台。”叶修意简言赅地说,“可别丢脸啊妈妈控。”

虽然不懂恋母情节是什么意思,但这个妈妈和控的组合他还是能听懂的。

慢慢涨红了脸,羞耻代替了迷茫。

黄少天的脑子还是清醒的。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愤愤地敲了一下面前的鼓,看到妈妈坐在底下对自己竖起了大拇指,心情逐渐平静。

"One,two,three,go!

"

熟悉的鼓点让黄少天很快投入到平时的状态。

翻飞的手,有力的敲打,稍显的肌肉,都是平日练习的结果。

三曲结束,过度的体力消耗让他整个人像是从泳池里捞出来的。

下台的时候与叶修擦肩而过,他听见有个声音说。

“干得不错啊少年。”

然后就是身后坚定的脚步声。

他回到妈妈怀里时叶秋还在她旁边,对他说了声很棒便安静了下来。

随之而来的是钢琴的声音,先是徳彪西,然后是贝多芬,连着两首。

一曲轻松一曲激昂,从扑面而来的压迫感看来也知道他水平不低,但第三首的前奏刚响起黄少天就愣了。

这好像是直到世界终结的钢琴版?

这不就是他刚刚打的最后一首歌吗?!

这是预定曲目?

瘫在妈妈怀里的黄少天挣扎着看了一眼台上的少年,坐姿端正,一脸正色,舞台灯光打得他熠熠生辉,不知道刚才的自己是不是也像这样发着光。

原来这才是他出名的原因啊。

(黄少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你为什么要最后改曲目,叶秋都跟我说了。”

“哈?我只不过是觉得原来的李斯特太累了这首歌比较短而已。”

#直到世界终结#

评论
热度 ( 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