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净

全职,杂食,主黄、魏、叶

© 罗净
Powered by LOFTER

【魏叶】可能是你2

#全职高手# #魏叶# #神奇的转折#

R15






“老夫本来就是流氓。”


魏琛的手从叶修的T恤底下伸进去,摸上出了趟国晒了太阳而变得略微紧致的胸膛肌肤,有些嫉妒地捏了捏。


“出过国的到底不一样哈。”说着摸上了那点。


“您老要是做呢就快一点哈,哥这儿还有个boos没打呢。”叶修一边喘着气儿一边开嘲讽,也不想想这么说的后果如何。


“有boss?老夫怎么不知道?”魏琛不紧不慢地捏了一把,听见叶修憋住差点脱口而出的叫声,心里爽得一塌糊涂,这么多天不做还是这么敏感。


“我靠……别碰那儿……”叶修扭着腰想躲过魏琛的手,不停的朝后仰。


魏琛抄起他的腰往自己身上靠,让叶修的脸正对着月光敞亮的阳台。


“看看,今晚月色美不美。”老流氓一边说一边隔着衣服舔上了左边,口腔的温度让叶修忍不住打了个颤。


这窗户是大面积的落地窗,月光透过关得紧紧的落地窗洒下来,明晃晃的跟白天似的,马路上的车鸣,路边烧烤摊的叫喝声也时不时地传进耳朵里,饶是叶修也觉得有些许羞耻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老……混蛋……草……”叶修捂住了脸并不代表身体感受不到,此时老混蛋正把手伸进叶修的内裤里,摸索着朝中心探去。


“不是流氓吗,怎么这么快就升级了?”魏琛拿开叶修的手臂,想要亲一亲他。


魏琛正要继续对叶修做什么,忽然看到叶修瞪大的双眼用力推拒着他的胸膛,紧接着阳台传来一声巨响。


他疑惑地回头,发现阳台上伏趴着一具不明物体,微微抽搐,借着月光看清似乎是一个人影,身边蔓延开来的也肯定是血液无误了。


他的手指僵在叶修身体里,好久才回过神。


“这是?”


“刚刚从楼上掉下来的,头朝下,应该是自杀。”叶修没了刚才的激情与惊诧,冷静的不像话。


他起身,魏琛的手指从他身体里拔出,发出声响,忍着润滑剂的不适打开落地窗门,走到阳台上去查看。


微微抽搐,可能还有救。


“老魏,120。”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天的月色真是太皎洁了,把所有的景物照的一清二楚,因此也看见楼顶有个微微探出的脑袋迅速缩了回去。


魏琛洗了洗手也走到阳台,看到地上的尸体。


“卧槽?这特么还有救?直接打110呗?”说着就蹲下来想看看这人的脸,然而已经摔得血肉模糊的头部连性别都分不清,只能依据身体线条来判断是个男人,大量的血蔓延开来,几乎漫进自家房内。


“废话少说,两个都打。”叶修走到阳台边上,试图再一次看见那个伸出的脑袋。


魏琛起身回房找手机,无奈自己的手机好像落在了训练室,叶修也不像有手机的样子,于是打开qq找方锐。


“废物点心,他妈快出来!!!!”


“废物点心!!!!”


“妈的方锐你小子,平时想你消失的时候你老出现,找你的时候又特么不见了。”


方锐正跟林敬言聊天,突然跳出的魏琛那老年人脸别提多膈应了,愣是无视了他跟林敬言说完晚安之后才点开魏琛的窗口。


“哎哟哟这是怎么了呀老魏啊,你平时不是一直想让我消失嘛,这会儿子怎么又有事求你方锐大大啦。”


“废话少说,快点报警打急救。”


“急救?不是吧?你跟老叶搞出人命来了?这可不行唉虽然你们是很久没有x生活了但也要节制撒”


“快打,老子这儿有人跳楼了,地址xx小区xx楼乙单元301。”


“卧槽??????”方锐连忙掏出手机,找到派出所电话就拨了出去。


“别跟老板娘和包子他们说。”


“林敬言呢?”


魏琛一愣,这事儿跟林敬言有半毛钱关系?


“随便!”


魏琛有点头疼,想起刚刚没做完的事儿,起身去找叶修,发现他正站在电梯间与楼梯间之间。


“怎么了?”


“我刚刚在房顶看到人影,不知道会不会坐电梯下来。”


“你先回去洗个澡呗。”魏琛吹了声口哨,拍了拍叶修屁股,润滑剂已经打湿了他的内裤,黏糊糊的粘在屁股上,很是不舒服。


“老流氓。”叶修白了他一眼,转身回去,走路姿势也因此而怪怪的。


魏琛等了半天也不见电梯标示有什么动静,想抽根烟冷静冷静,摸遍了身上的口袋,却一无所获——刚刚摸润滑剂的时候口袋里东西全掏出去了。


正挠头纠结是忍住继续等着还是回去拿烟的时候,突然被一根烟砸中了脑袋,魏琛捡起烟抬头一看,叶修换了干净裤子靠着墙边看着他。


“哥就知道你忍不住。”






##############分割线同学###############


并没有什么要说的……

我真的不会写肉……【哭着跑走了

说好的秀恩爱因为不够恩爱而被中止了X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这种的……我先写一段试试……


评论
热度 ( 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