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杂食,主黄、魏、叶

【魏叶】可能是你3

#全职高手#  #魏叶#  






警车来的很快,大晚上把楼下围的水泄不通,还拉了警戒线,也幸好这个楼盘刚开没多久,住进来的居民并不多,至少魏琛他们这一栋只有他们一家住户,因此并没有引起多少骚动。

负责的警官姓林,三十来岁,胡子没多少,修的很干净,皮肤挺黑,一双眼睛倒是挺有神。

他一上来就直奔顶楼,留下助手跟魏琛和叶修打招呼。

魏琛递了根烟给年轻的助手,这助手警官倒是也不客气,直接接过来别在耳朵上。

“哎,你们好,我姓张哈,能带我去一下现场不?”

叶修叼着烟和魏琛对视一眼,示意他继续在电梯口待着,领着小张和一波警察从客厅走到阳台。

“哎,这位先生,您和那位,哪位是报案人方先生?”助手是指电梯口那位。

“啧,我是啊,咋啦?”叶修眼睛都不眨一下。

“您住这儿啊?”张示意警察封锁现场,一波穿警服的散开去,该查验的查验,该盖布的盖布。

“嗯。”

“那那位……”张助手凑近了叶修,小声问,“也住这儿啊?”

叶修笑了笑,心想现在的警察怎么这么八卦,张助手一看他这反应就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示意自己不会再说,紧接着又开始问问题。

“您是什么时候发现尸体的?”

“晚上九点左右。”

“怎么发现的?”

“他突然从上面掉下来,声音还挺大,就发现了呗。”

“发现人是您还是门口那位先生?”

“有区别吗?”

“有啊,要是您的话我们就直接问您,要是门口那位先生我们就去问那位先生。”

叶修听了快笑出声来,还先生?你是不知道他以前职业吧?

“是我。”

“请问您当时做什么?”

“做爱做的事呗。”

喊了一个小警察替他站在电梯口的魏琛一走进来就听到这话,看着面皮白净的张助手红了脸心里得意,勾上叶修肩膀。

“跟警察叔叔怎么说话呢。”

“我在叙述事实。”叶修不留痕迹地把魏琛的手拿开。

“陈述事实也不带跟人民警察同志先生耍流氓的吧?”这个老流氓倒是会喊,又是人民警察又是同志又是先生的,也不像是给张助手解围,反而更像是和叶修一起调戏他。

“爱做的事不就是煮泡面吗?怎么就成了耍流氓?老魏啊,平时看不出来,你这人关键时刻怎么这么污呢。”叶修洋洋得意地批评魏琛,也确实,当时水壶上还烧着热水,虽然现在应该是凉了。

张助手的脸更红了,他刚刚确实想歪了,叶修这一反问反倒是在说他污,还击刚刚的八卦。他有些无奈,却又不得不继续问下去:“咳咳……请方先生具体描述一下当时情况吧。”

魏琛皱着眉头,“方先生?”

“报案人方先生呗。”叶修摊了摊手。

“哎,方锐这个废物点心,报案人居然都不会报。”魏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额……您二位谁是方先生?”张助手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刚刚发现案件的时候我们俩都没手机,就企鹅上让我们一哥们报警了,警察同志您看要把他喊过来不?”

“最好还是通知他去警局一趟吧。那么魏先生,请问案发当时情形您二位谁能描述一下?”

魏琛和叶修对视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描述起来。
“这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
“我们俩今儿个刚搬过来。”
“一进屋就直奔了电脑。”
“一玩就玩到了天黑。”
“一黑肚子就饿了。”
“一饿就想泡面。”
“泡面就碰见。”





“等等,你们俩这么大年纪了还玩电脑玩到天黑?”







……关你屁事?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罗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