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杂食,主黄、魏、叶

【魏叶】可能是你4

#全职高手# #魏叶#



  两人很快做完了笔录,因为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就和张助手拉了拉家常,什么房子买多少钱多少平啊,什么时候领证啊,什么时候办婚礼啊,什么时候要孩子啊巴拉巴拉一大堆。

  眼瞅着魏琛越说越没谱的时候,跑去楼上查看的林警官也下来了。

  林警官身高不高但看着挺黑,应该是常年在外奔波晒的,黑里泛着光,穿着一身警服看起来很是精干。

  张助手凑到他旁边向他报告了一系列的案情陈述,林警官皱了皱眉头,望向站在那里的魏叶二人组。

  魏叶二人正低头凑一起吸烟,遇到这么大的事不抽点实在没法儿保持镇定,魏琛还在说着黄话逗着叶修,就看到短小精悍的林警官朝他们走来,跟身边白瘦细长的张助手一点不相衬,禁不住乐了。

“您二位这是包治感冒的白加黑啊还是怎么的,白天吃白片晚上吃黑片。”魏琛嘴上没个正行,以前他还是混混的时候就没怕过人民警察,更何况现在还是合法公民。

  叶修捣了他一肘子,“明明是包公和身边师爷。”

  林警官并不动容,倒是旁边其他警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位说的没错哈哈哈哈哈。”

“这老林和小张就是那包大人和公孙策。”

“一黑一白,一个黑脸一个白脸,好办事哈哈哈哈哈。”

  张助手笑着摸了摸头望向身边林警官,林警官原本就黑的一张脸现在更臭了,瞪了瞪身边嬉皮笑脸的张助手,又扫了一圈一众警察。

“老林你可别用那种眼神看人。”

“就是,吓得了小张,吓得了我们吗?”

“噗嗤——”林警官最后也破了功,笑了出来。

“得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您二位,跟我走一趟。”他冲魏琛和叶修抬了抬下巴。

“这不对吧警察同志,”魏琛和叶修对视了一眼,“以前可没听过目击者还要跟到局子里去的道理啊。”他们俩现在这身份要是被看见被带到局子里,还指不定怎么写呢,去局子里不要紧,重要的是他俩住一起这事很快就会被挖出来,以叶修的身份,这个地方也不要有安宁日子了。

“嚯,您还挺了解,以前没少进去过吧?”林警官笑,“世道可不同了,您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

  魏琛看了眼叶修,“得,我跟您去。”

“那位呢?”

“他不能去,”魏琛道,“再说了,老夫我去跟他去也没什么区别。”

林警官看了看身边张助理,张助理瞅了瞅林警官,点了点头。

 

  魏琛年轻时那是真·常和局子打交道的人,打架什么的也不是一次两次,局子里的路子比叶修熟得多。

  没爹没妈的日子过得既艰辛又随意,一个人嘛,怎么过都是愁。

  还好那时候长得矮小,一个阿姨看他长得可爱,又没爹没妈,常自己买了好吃的给他投食。接着就引起了阿姨孩子的不满。

  有一天,不知是谁,找了个街上的混混,带他到角落里,没有缘由,劈头盖脸就是打。

  他没哭,发疯似的扑回去,个子没人高就用脑袋死命地撞人家肚子,被人家抓住了头发就抱住混混的手臂大口一咬,混混痛得放开了他的头发,他却还不松口,一直到那块肉几乎被他咬下来才被甩到地上,背部撞地仿佛五脏六腑都坐了过山车。

“操,”混混骂,“你个疯子。”

他爬起来,吐了嘴里的血,“狗。”

“你他妈说什么?”混混走到他面前低头望他。

“我他妈说你是狗。”他抬起头瞪了回去。

“操你妈!”混混吼起来,冲上来又蓐住他的头发,一拳打在他肚子上。

  这种人生来就最怕别人揭露他们的本质,明明就是拿人钱财替人卖命,还非要装出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欺软怕硬,欺善怕恶,实际上尽是些消失了都没人知道的人。

  用这种人的人,多半也只是把他们当成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其实他们自己未必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什么东西,只是即使知道也必须装出这种外强中干的形象,只为了活下去。可是眼前明明跟自己是同一种人的小孩真的惹怒了他,把他装得高高在上的自尊心的假象狠狠地撕碎了。

“老、子、没、妈。”魏琛被打的疼弯了腰,一字一句地道,用尽全身力气朝前一撞,直接撞到了对方裆部致命部位,对方没防住,直接松手,往后退了好几步,魏琛趁机跑了。

 

  再后来魏琛再也不跟别人直接冲突,能跑就跑,能嬉皮笑脸地混过去就混过去,毕竟挨打的人是自己,疼也都是自己的。实在混不过去就直接打,十几岁的少年一拳一脚见血见肉,被人看中,跟着人打打架。阴沟里翻船的时候也有,进局子呆几天出来了又是一条好汉,对局子里的事儿门清,跟管牢饭的都混熟了。

 再后来……









再后来就是后来的事了。
############################################

差点以为我又要坑了

评论
热度 ( 17 )

© 罗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