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净

全职,杂食,主黄、魏、叶

© 罗净
Powered by LOFTER

(๑´ω`๑)林方拉线,#全职高手##借梗##林方##整理党##半虐半甜#
兴欣客栈,蓝雨寺,霸图寨
和语c群的林♂敬♂言弟弟合作完成(/ω\)弟弟是最好的弟弟【妹控弟控属性已无救】
(/ω\)前半段老林视角,后半段老魏视角
霸图寨出家三当家林敬言,兴欣客栈跑腿老魏,失踪的江湖大盗方锐

【我这人不会说话,有什么看的不爽的,来打我啊~】


____等一个人的归来____


木鱼是他做给我的。
和平常的木鱼不同,这只木鱼是方形的,带着锐利的棱角。
这只木鱼已经陪在我身边10年了,锐利的棱角也被磨的圆润光滑,木鱼顶也被敲打得顶端已经微微凹下。
记得他递给我的的时候脸上是有点悲恸的笑,你说,老林,你等着我,我会回来找你的。
我看着明明比我小不了多少,却执意叫我老林的他,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他的背影很决绝,甚至连回头的迹象都没有……
在霸图寨的门口,我抱着木鱼,脸上的泪不知什么时候就滴落的尘埃,建起一片小小的水花。
从那天之后,江湖上就传出霸图寨的三当家突然隐退的消息
不过……那都是十年前的事了啊……
我的长发多年来都没有打理过,喑哑无光长长地垂落在地上,曾经年轻喜欢穿的各种颜色鲜艳的袍子,现在统一换成了朝拜佛祖的袈裟。
一旦决定要做某事,心里有的是无比的宁静。
贫僧法号戒色。
这个法号还是蓝雨寺上一代仅存的戒空大师赐予的。
我等了十年。
从霸图寨围墙下的天竺葵的盛开,一直等到佛堂前的曼珠沙华的败垂。
从一开始从未停歇过翻滚的思绪,一直等到真真正正的万事皆空
从霸图寨里的所有人都风华正茂,一直等到大当家和二当家成了婚,四当家嫁去了义斩钱庄,白堂主迎娶蓝雨寺小和尚关阵干,小少主迎娶兴欣客栈的莫凡……我却还是没有等到他的到来。
执念已空。
今年是第十一个年头。
枯守一座寺,等一个人的归来。
我跪在佛堂前。
向佛祖朝拜祈福。
但愿大当家能永远一往无前,一如既往,用最坚定的身躯守卫着霸图寨。
但愿二当家能永远与大当家白头到老,生活幸福平安。
但愿四当家能了却夙愿,抛下所有的执念,安心的和义斩钱庄的少主和谐平安。
但愿白堂主一直与小和尚生活安宁,霸图永远是你最强的后盾。
但愿小少主能担当得起霸图寨的未来,不畏艰险,在荣耀这个武林中,带着霸图冲向前方。
但愿霸图的所有人平平安安,长生到老,我愿意用余生所有的时间化作佛堂金像前蜡烛里的灯油,用最安详平静的方式默默地守候住所有。
愿花常开,人常在,一生知己,永不相负。
希望我能洗清前世的罪孽。
愿佛祖给我一个美好,令人憧憬的来世。



_______end_______







遇到他的时候,他跪在佛堂之上,长发及地,明明不是沧桑的年纪,却是一脸尘埃
袈裟或许过于陈旧,或许已经失了它原来的颜色,沉重,肃穆,在这个佛堂。
咚咚的木鱼声或许是这个佛堂的心跳,随着他素白的手一下一下地敲击着
我看不见他的眼,他的表情太过虔诚,我不敢打扰。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罢,我想
我从兴欣客栈而来,去采购老板娘想要的食材,却在这里,遇到了他。
沉重的木鱼声一下一下敲击在我心上,久久地回荡着,他还是闭着眼,不愿回眸。
我问,公子这是做何。
他说,祷告。
我又问,为谁祷告?
他说,为许多人。
这其中可有你自己?
木鱼声断了一下,继而重新响起。
【无。
他说。
【你莫不是傻?为了这么多人祷告,却唯独没有你自己。
木鱼声又断。又响。
【或许是吧。
【我也许是个粗人,不懂他们这些人的什么事,但我知道,他必是经历过什么,才会如此。
【喂,跟老夫走吧
他终于睁开眼,看了看我。
【跟着老夫,回兴欣客栈,从此吃香喝辣
【兴欣?
【对啊,虽然是家小客栈,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保证你不会吃亏。
他又低下头去,道【我不能去
【怎么?是嫌老夫店小?
他摇头
【老夫跟你说老夫这客栈虽然店小了点,但是佛可多了。
【你可听过蓝雨阁?
【那可是老夫一手而建的,老夫当年可是神一样的少年啊!
【蓝雨是你建的?
【那当然是真的,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江湖上我魏琛的名号
【魏琛。】他念了念【似乎有所耳闻】
【那必须啊!再说其他的,这江湖第一斗神你可知道?
【叶秋?
【不错,不过他现在改名叫叶修就是了……
【可也在我们客栈啊
【再说这江湖女神苏沐橙,也跟着那个不要脸的人过来了
他似乎不敢兴趣,又低下头去敲那木鱼。
【与我何干?】
【哎哟你别这么说,看你是半个佛门之人对女神不感兴趣,那咱就再说说其他的
【这年新冒出的战法唐柔,大神杀手莫凡,可都是在我们客栈住着呢啊
【与我何干?】
他听了最终,也只是这一句。
【还有那江湖第一猥琐你可知道?
他突然抬起头来,眼睛盯着我【谁?】
目光灼灼。
我没有被这么明亮的眼眸看过, 一时间有些失神。
咽了咽唾沫。
可不就是那个方锐吗
江洋大盗方锐
他啊,已经弃盗从良了
在我们客栈住了许久,也不知道给钱,真不知道老板娘怎么会让他住这
不过可能因为他受伤了吧,老板娘心软没忍心赶他。
【他……受伤了?】
是啊,前段时间流行的打豆豆知道不
他啊,为了打到最多的豆豆居然出了猥琐招数,最后把自己给坑了
你说这人傻不?
【……傻】
【真傻】
他突然笑了起来,低低的笑,又像是模糊不清的哭声。



【原来你在这。】



————end————

评论
热度 ( 6 )
TOP